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在国外当社畜是什么体验?日本码农赚得不如KTV服务员

地铁挤满“银发打工人”、码农赚得不如KTV服务员,我在国外当社畜

来源:显微故事

“社畜”这个词源自日本,大意是像被泯灭个性的畜生一样,过着被压榨的生活。

随着社会压力的攀升,更多白领习惯将自己称为”社畜“

同时,也有一部分人决定逃离”内卷“,追求”生活在别处“的别样体验,到国外工作和生活。

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是几位选择到国外发展的年轻人的故事,他们之中:

有为了移民不惜花费上百万,曾创业当社畜,最后回国发展的英国硕士;

有在日本朝十晚六,结果月薪跟卡拉OK的小工差不多的程序员;

也有到处旅游,研究生毕业后留在新加坡的分析员。

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:

文 | 杨佳、李不追、李海草

 

为了省钱,曾经1600元生活一个月

肉酱 男 82年 程序员 日本东京

四年前,我到日本东京工作,当程序员。

在此之前,我对日本的所有了解都只来源于影视作品、动漫以及一些游记,觉得日本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国家,也认可这里的文化。

但这些年,我接触了不少在日本工作的人,总结出一个定律:对日本的喜欢程度和工作的强度和时间成反比,工作时间越长,越难喜欢上日本。

首先,日本各个行业的收入差异不是很悬殊。

我的第一家科技公司的工作,月薪税后是26万日元(折合成人民币约1万6千)。

有一次,我在卡拉ok的厕所里看到招聘卡拉OK店的服务员,薪水居然跟我这个程序员差不多。

其次,东京的生活成本高得吓人。

比较偏远的房子要8、9万日元。因为我养了只狗,房租更贵,交完房租只剩下14万日元。

这点钱在日本,即使过着最简朴的生活也根本存不下钱来。

为了省钱,我曾经尝试过一个“1600块(人民币)吃一个月”的极限挑战。

我一日三餐靠着最便宜的乌冬面、吉野家以及自己做一点简单的饭来撑着,最后钱是省下来了,但是整个人都快饿出浮肿了。

为了让自己能吃饱,我前后又换了两次工作。

现在我以全栈(React.js + Node.js)开发者的身份就职于东京的一家欧美人为主的微型创业公司,一年能拿到60万元人民币。

工资上涨了后,生活幸福感提升了很多,但同时我又面临着新问题。

日本人的那种加班文化是刻在骨子里的,即使是工作做完了,下班了通常也要在公司里磨蹭一会儿才走。

中国人都以为日本人自律,事实上,他们是“他律”。

大部分日本人上班的时候各种摸鱼,但一旦到了下班点,却马上就变得“看起来比谁都忙”。

这大概是因为日本有“读空气”的传统。

“读空气”就是说:如果下班的时候别人都没走,就你一个人拎着包走了,那你就是“读不懂空气”,别人会给你白眼,将你孤立起来。

这种传统对我这个“外国人”来说,简直毫无杀伤力。

我都是一到下班时间,就泰然自若地离开,不想以虚假的形式来彰显我工作勤奋。

当然,我回家以后也大多在工作。一来我本身确实热爱编程,二来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可干。

我的工作都能按时完成,这也是每次到点下班直接走的底气来源。

去年,我上班的公司位于一栋商业楼的地下一层,从地下铁出来直达公司。

我每天就早上前往地铁站的那十多分钟能看到蓝天,随即便一头钻入那没有尽头的地铁隧道,再进入公司奋战到天黑。

蓝天白云这些美好的事物,都与我无关。

日本地铁上还有一道独特的景观:银发工作人。

每天下班后,我看着我身边这一位位银发工作人,像看见了未来的自己,就忍不住悲从中来。

对于我这种普通打工人来说,其实在哪里都没有太大不同,都需要努力工作才能养家糊口。

所以,未来我想我还是会回国吧,回国起码还能消除那份漂在异乡的孤独感。

但回国后我迷茫了

金天然  英国  创业者

2016年,我从英国硕士毕业后,面临“如何继续留在英国“的难题。 

读博?要拿到学位实在不容易。工作?英国外籍学生工作难找是出了名的。

于是只剩下一条路——通过T1签证(英国企业家签证,也叫创业签证,属于移民类)拿到海外永居身份留下来。

办理T1签证除了需要存20万英镑放在金融机构里,还需要申请人提交商业计划书并创业,为此我走上了创业的道路。

在英国创业的华人大概有四类:开中餐馆的、做房中介的、靠才华创业的,和我这种想创业却不知道做什么合适的。

四类人中混的最好的是开中餐馆的,收入稳定而且成本比较低,但是工作非常劳累。

做房产中介的是将英国的房子买给中国人,需要大量人脉。

依靠才华创业的大多数的是设计师,大部分表面看着光鲜亮丽,实际上收入并不高。

考虑到英国的电商水平落后,我最终决定在英国做电商,将一些小众的设计师首饰品牌收集起来,卖给客户们。

彼时,国内互联网创业正是一片红海。

许多朋友纷纷投身“投入少、回报高”的互联网创业项目,且每天都在疯狂地加班,以“996”、“007”、“小步迭代”为代价高速向前发展。

相比之下,我在英国的创业进程可以说几乎是停滞不前。

英国作为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,整体的节奏都很慢,无论我如何心急地联系对方,英国人都只会在工作时间回复我、处理事情。

如果需要去专业展览,我先收集信息,再写好邮件,得到对方的反馈之后,才能去拜访企业,动辄都得花上一两周才能敲定见面时间。

这种滞后导致了我和国内朋友们的差距越来越大:

同样是做互联网项目,我还在寻找货源的时候,对方网站都搭建完毕了;等我开始搭建网站的时候,人家已经开始开单了;等我开始开单的时候,对方已经开始扩展了。

这种被远远赶超的焦虑让我非常被动,很快,我的电商公司就失败了。

但我不甘心就这样放弃T1签证,这几年我在英国读书、创业,家里花费了上百万,眼看着就要拿到签证了。

于是我咬咬牙,加入了另外一家创业公司,做英国区负责人,需要经常往返国内,工作强度比之前创业的时候强多了。

国内节奏强、压力大,年轻人非常拼命,几乎所有人都在追赶。

一个电话乃至一个微信消息,就能解决在英国一周才能处理完的事情。

去年4月我出差回国停留了20天,跑了11个城市巡回做活动,每天只能睡几个小时,第二天还没亮的时候就要赶去下一个城市。

这种节奏让我时常倍感压力,时常害怕被取代,只能压榨出更多的私人时间处理工作。

今年,疫情让英国陷入瘫痪之后,我毅然选择了回国。

虽然国内竞争大、内卷严重,但也意味着市场充满活力和可能性。

消费比北上广高,工资刚够自己生活

小薇 女 26岁 物流公司市场分析员 新加坡

我喜欢到处走动,从大学开始,只要有时间我便会去各个城市旅行。

像老挝、斯里兰卡、墨西哥、古巴、印度尼西亚、日本这些国家我都去过。

我老家在四川,本科毕业后,我到新加坡国立大学读研究生,因为我很喜欢新加坡这个城市,所以毕业后就留在了新加坡工作。

目前,我在新加坡一家物流公司做市场分析员,早八晚六,工作繁忙程度主要看项目进展和处在市场的淡季还是旺季。

淡季时不会很忙,旺季就会忙一些,晚上和周六经常需要加班。

公司总部在美国,因为时差关系,有时候和那边开会也会到晚上。开始比较累,不过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。

我刚开始工作不久,月收入在3000-3500新加坡元之间,约等于人民币14600-17000元左右。

但新加坡消费不算低,个人感觉比北上广还要高一些,刨开房租和日常花费,剩下的钱其实不多。

我对在新加坡的生活很满意。

我在这边有不少同学,也交了一些朋友,包括新加坡本地人和一些马来西亚华人。

有时候我会约上几个朋友一起逛街,喝喝咖啡下午茶聊聊天;不忙的时候我还会去参加一些公益活动,总的来说社交生活比较丰富。

我也很享受独处,我一个人的时候会出门散步,看看夜景,有时候也去电影院一个人看电影。

但更多时候我是去公共图书馆看书,新加坡的图书馆比较多,里面有不少中文书供人借阅,偶尔我还会去博物馆转转。

天气好的时候我会租辆共享单车慢慢骑到海边,看看蓝天和大海,感觉非常惬意轻松。

因为学业和工作,我已经两年没回家了,原本打算今年春节回去一趟,结果碰上了疫情。

不过,11月的时候,新加坡解除了疫情以来的边境限制,往返也不再要求隔离,近期我应该会回趟家。

一个人在外面漂久了,总需要回家寻找一点归属感。

 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九州体育入口_手机端在线 » 在国外当社畜是什么体验?日本码农赚得不如KTV服务员